beplay线上娱乐网

关注首页好句子
倚栏轩 > 心情日记 > 思念的话 > 正文

回家

作者: cokicc2019/11/14思念的话

关于火车

我坐火车的次数,大概可以用一只手来计算。回家选择坐火车,大概就只剩下前者的五分之一了。我坐过最长的一次火车,应该是从广州去往北京,恰好是五一高峰期,只抢到硬座,一路上基本没睡。下火车到住的地儿第一件事情就是收拾自己蒙头睡觉。那也是我第一次坐超过一小时的火车,我想,大概以后我也不想这么做了。不过那次旅途虽然感受长途火车的苦楚,但回想起来依然觉着快乐。因为旅途时间太长,车上的人员都很活跃,唱歌的、聊天的、打牌的等等,丝毫没有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。

其实短途坐火车我的接受是比较高的,只是高峰抢不到票,因而选择的概率就降低了很多。这次回家选择火车,其一是前期生病感觉身体尚未完全恢复,不宜太劳累;其二是顺风车虽然方便,始终觉得由陌生人抓着方向盘走这么远的路,内心没有安全感。

总之,火车上有很多的故事,只要愿意去交流或倾听。

关于公交

家乡到县城的公交有些破旧,这条路线好像才开通一年多。这一条线,有很多的回忆。它可以带着我走过高中时读书的学校,孩童时暑假的外婆家及小学时外公常带我去圩镇的那家云吞店。

我看到那年高中,我们为了去网吧,在学校禁门之后翻墙过去的那块石头,只是旁边多了一个凉亭。我带你翻墙的那次,也是我第一次翻,我也是在别人那里听说的。少年时代总有着冒险的精神。可是那唯一的一次,你把脚摔肿了,把我吓坏了,从此再也不敢在门禁之后想着坏点子。现在,我们说到这个事情,你总是觉得好搞笑,可我内心是愧疚的。

我把头微微探出车窗,只为在车经过的一秒钟,能否看到你的身影。时间总是很匆忙,长大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光,还不如一个暑假。门外的那颗大树已经被砍掉啦,我还依稀记得哥哥爬上树摔下来的状况。那条路已经走不通了,可你拖着我走过的记忆还在。

小时候最喜欢跟你去圩镇。你是基督教徒,每个周日都会去教堂。我坐在自行车的前面,啊,那个年代只有双杠的自行车。还没到教堂,我内心就期待着快点结束吧。然后你就可以带我去吃一碗云吞。店还在,可是你再也不能带我去吃了。

manbetx新客户端3.0网上ag平台亚博beplay线上娱乐网choujiepay.com